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性福的老婆,幸福的老公1-5
性福的老婆,幸福的老公1-5

「老公,吃完飯我就去洗澡,我們今天早點睡好麽……」晚飯時,老婆閃著

一雙大眼無限嬌羞的對我說。



同時,她的小腳攀上我的大腿,用腳掌輕輕地摩擦著我慢慢膨脹的欲望。



老婆總是知道怎樣快速挑起我的性欲,每次她發出這個信號的時候,我知道

她已經在我們的夜宵?「加料」了。



雖然之前給老婆口交時,我已經發現她的陰道?夾著別的男人的精液,但是

出于對她的寵愛,以及怕她尴尬的情況出現,所以我從來沒有向她挑明,一直裝

作不知道,她也一直不知道我已經發現了她的秘密。不知道我這樣處理,是不是

我內心深處的綠帽情節使然。但是好奇心每個人都有,到底是什麽樣的男人才有

資格把精液直接射進老婆的小穴,並且一直侵泡滋潤著她的小穴。



要知道從我倆第一次發生性關系開始,我就一直戴著避孕套和老婆做愛。讓

我更想不透的是,老婆爲什麽敢在陰道?夾著別人的精液回來,還讓我爲她口交,

難道她不怕我發現她的出軌麽?可能也是我每次掩飾的很好,問她小穴爲什麽會

那麽濕,她的答複都是說因爲我舔的好。而每次給舔她加了料的小穴,她都會特

別的動情,高潮來得特別快特別猛,高潮的餘韻久久才會消退。



晚飯後,躺在床上看著無聊的電視,腦子?卻滿是老婆雪白的胴體,乳房雖

然隻有B ,嬌嫩的乳尖卻一直驕傲地挺立,纖纖細腰盈盈一握,驚人的弧線勾勒

出令男人窒息的豐臀,雖然已經快三十歲,但是皮膚依然白皙嫩滑,歲月並沒有

在老婆身上留下明顯的痕迹。



隨著衛生間的淋浴聲停止,就看到老婆光著被熱水沖洗泛著淡淡嫩紅的身體

走出浴室,邊用浴巾擦著俏麗的短發邊對我說:「傻老公別發呆了,快去洗,我

在床上等著你。」



得到命令,我一躍下床沖進浴室以風的速度洗完澡,正待出門,看到髒衣籃

?搭著老婆換下的白色蕾絲內褲,我無法控制馬上拾起,把內褲裆部湊近口鼻,

立刻感到一陣潮濕中帶著淡淡腥臊的味道撲面襲來,不由自主的用嘴唇輕蹭,果

然是一股男女體液混合的熟悉味道。不同的是,這次要比上次淡了些許。



「老公,快出來啊,老婆都等不及了」老婆嬌嗔的聲音傳進浴室。



「來了,來了」,我趕緊放下內褲出了浴室,跳上床就吻向老婆紅豔的小嘴,



「好老公,快舔我的小妹妹,她想你想的都濕透了……」說著,老婆就迫不

及待地把我的頭往她身下推去……



「好老公,快舔我的小妹妹,她想你想的都濕透了……」



我把頭埋進老婆的雙腿間,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老婆的味道總是那麽迷人,

接著我就用舌頭覆蓋上了老婆的小穴



「啊……老公,好舒服,好老公,你好會舔老婆小穴啊」,我邊賣力的舔著

老婆的小穴,邊擡眼看向老婆,隻見老婆雙眼半睜半閉,輕咬著下嘴唇,兩隻手

握住自己的乳房,手指正在搓揉自己的乳尖,一會輕捏旋轉,一會摩擦乳頭,一

副享受的表情。



「啊……嗯……還是老公最會舔了,往下點……再往下點,嗯……對,就是

那?,好舒服啊……」,在我對老婆的小穴和小菊花不斷的口舌攻勢下,老婆很

快就達到了一次高潮。



大床上,老婆半趴在我身上,頭枕著我的肩膀,小舌頭在我的乳頭上打著圈

圈,小手不老實的玩弄著我另一邊的乳頭,



在老婆的舔弄下,我的雞巴很快的充血,翹起的龜頭一點點的蹭著老婆搭在

我身上的小腿,



我不禁爽的呻吟出聲,「好爽啊老婆,你可真是個小妖精,舔的老公真舒服」



老婆聽到我的稱贊,擡起高潮後泛著紅暈的笑臉,喃喃的說,「壞老公,光

舔你小乳頭就把你美成這樣,那老婆要是再舔你的大棒棒和小屁眼,你還不馬上

就射出來啊」



「是啊,老婆,你就嘴上說說有本事,可每次都是我爲你服務,你從來都不

給老公舔」,我不禁抱怨道。



在和老婆的性生活中,都是我先給老婆口交,賣力服侍她的小穴和小菊花,

讓她先到高潮。接著她會刺激我的乳頭,同時讓我自己套弄陰莖,快射精時才帶

上避孕套插入她的小穴,總是抽插不了幾分鍾就射在避孕套?。



我們曾經也討論過這樣的性生活方式。老婆說她喜歡這樣,這樣表示我非常

愛她在乎她,因爲我願意伺候她先到高潮,而不是自己貪圖享受。而她高潮後有

時會感覺疲倦想要睡覺,通常不會讓我馬上插入小穴,她會刺激我敏感的乳頭進

而控制我射精的速度。而大多時候,我都等不到插入小穴,就會被老婆刺激的射

出精液。



「傻老公,那樣才證明你有多麽愛我,在乎我,尊重我啊。」



我不解的問「老婆,你又這是什麽歪理邪說?」



「去你的,不許瞎說,你才是歪理邪說,」老婆假裝生氣的輕輕打了我充血

的龜頭一下,「因爲老婆最愛的就是老公你的溫柔,你總是盡力滿足我的要求,

把我的需要放在第一位,這樣讓老婆有一種很大的安全感,尤其是我們做愛時,

老公從來不強迫我做那些特別下流的事情,你是那麽尊重我,愛護我,讓我覺得

自己像個公主……」



「好老婆,你就是我的公主,我怎麽舍得你做那些下流的事,」,我馬上違

心的向老婆表白



「就知道老公最愛我了,」老婆說著,小舌頭快速在我的乳頭上舔了幾下,

同時用手握緊了我的陽具,上下套弄起來,



「一點都不像他們,就知道欺負我,總是喜歡逼我做那些下……下賤的事情

……」



正在享受老婆小手套弄陽具的當下,突然聽到老婆說出那句話,他們?他們

是誰?下賤?有多下賤?老婆和我調情時可從沒說過那麽過火的髒話。綠帽情節

和老婆的無心之語碰撞之下,大腦之中摩擦出了一絲異樣的火花,直接導緻老婆

手中套弄的陽具劇烈的跳了兩跳,幾乎陽關失首精關大開。



我立刻咬緊牙關,舌頂上膛,小腹用力,夾緊屁股,雙腿絞纏,堅持了幾十

秒過後才堪堪忍過此劫。



老婆感覺到了手中陽具的明顯變化以及我的全身緊繃,意識到自己性奮之下

說錯了話,但馬上聯想到我的身體變化,知道我並沒有反感她的無心之語,臉紅

心跳的用大腿夾住我,兩腿之間的溫熱潮濕用力的摩擦上來。



「他們?他們是誰啊小妖精?他們經常欺負你麽?告訴老公,我一定幫你討

回公道。」我忍過精關大開之際,不由自主的向老婆提出心中的疑問



老婆看我的語氣並沒有生氣的迹象,大感放心,小手又纏上了仍然勃起的陽

具,在我耳邊動情的呢喃,「好老公,哪有他們啊,我可沒說現在,我說的是以

前。再說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你又怎麽幫我討回公道啊,傻老公」



「哼哼,真會狡辯,還以爲我不知道?算了,好男不和女鬥,不和你計較」

我心?想著,繼續提出我的疑問,



「你說的他們是誰啊,是你以前的男朋友麽?」,我問著問題,還把被老婆

攥著的陽具向上挺了幾挺,表示出想要知道答案的急切。



「傻老公,早就和你說過,你可是我的初戀啊。他們?我才不要他們做我的

男朋友呢。他們想對我做什麽就做什麽,從來不征求我的意見,隻求自己高興自

己爽,一點都不尊重我,我才不會喜歡那樣的男人。」老婆氣憤的說道



我現在的大腦像我的龜頭一樣充血,根本無法指出老婆話?邏輯混亂的問題,

馬上跟著問出早已想好的問題,



「那他們又是怎樣欺負你的呢?逼你做了什麽下賤的事呢?」我忍不住一股

腦問了出來。



「壞老公,你問這些幹什麽?我才不會告訴你呢」老婆的手突然用力,緊緊

箍住我的龜頭,飛快的上下套弄了四五下,差點又讓我繳械投降。



「好老婆,你就告訴我吧。你不告訴我,我怎麽知道該如何幫你討回公道啊?」

我咬著後槽牙,努力不讓自己射出恥辱的精液。



老婆的小臉嫩的要滴出水來,嬌羞的紅唇輕輕撅起,吐出我想聽到回答,

「告訴你可以,但老公你得保證,不許學他們,你要永遠愛我尊重我」



我大腦一片混亂,已經語無倫次,「好的老婆,我答應你,我保證不學他們,

快告訴我吧……」



「他……他們總……總是強迫我做一些……嗯……一些事情」



「什麽事情?」



「就是……就是讓我覺得自己特別淫蕩,特別下……下賤的事情?」



「比如呢,老婆?」



「比如……比如,他們會讓我舔他們的……嗯……他們的大雞巴。」



「大雞巴?」老婆和我在一起時可從來沒說過那麽淫蕩的詞



「老公,是他們逼我說的,不是我自願的。」



「好吧,還有呢?」



「嗯,對了,他們經常不洗雞巴就直接插進我的嘴?,好臭好臭的。還說我

是賤貨,婊子,讓我用嘴把他們的雞巴洗幹淨」



「哦,媽的要射了,忍住,啊……還有呢?」



「舔幹淨他們的雞巴後,他們還逼我舔他們的髒屁眼。嗯……就像,就像老

公舔我的屁眼一樣。嘻嘻」



「老公,偷偷的告訴你,你老婆的技術很不錯呢,他們都特別喜歡我爲他們

服務,有時忍不住還會直接射進我的嘴?呢」



「不過,我警告你不準你和他們學,要不然老婆不和你愛愛了。」



「老婆,你爆的料也太猛了吧,也不管我受不受得了。」



「哼,明明是你求我說的,現在又說這些?不理你了。」



「是我錯了,老婆你別生氣,接著說接著說。」



「老公,閉上眼,把嘴張開」想不出她要幹什麽,我疑惑的看了老婆一眼,

還是聽話的照做了。



突然一股液體流進我嘴?,香香的,我睜眼一看,原來老婆正在往我嘴?吐

口水,不知她何時存了一大口口水在嘴?,剛才竟然隻吐了一半,眼看著她將剩

下半口吐進我嘴?,最後拉長的細絲連結著我倆的嘴,老婆把小嘴湊近,在我的

嘴唇上把細絲蹭斷,還調皮的親了親。



「他們不僅強吻我,還把他們的舌頭伸進你老婆的小嘴?攪動,又把我的舌

頭吸來吸去,弄得我都沒法說話拒絕。更過分的是,他們還喜歡往我的嘴?吐口

水,好多的口水,不僅不讓我吐掉,還強迫我吞下他們的臭口水,比我剛才吐給

你的還要多。老公,你說他們是不是對我太過分了……」



在老婆的輕聲訴說中,我的陽具不爭氣的劇烈顫動起來,幾下之後,射出了

我今天早該射出的一股濃精,打濕了老婆的手,也打濕了我的心…